硫酸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硫酸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一根木头闹出的事

发布时间:2019-09-30 05:36:01 阅读: 来源:硫酸钡厂家

一根木头闹出的事

一根木头闹出的事 首页多彩生活娱乐八卦汽车世界科技产业数码新品游戏动漫体坛风云军情解码社会万象健康养生 首页 / 多彩生活 / 一根木头闹出的事 一根木头闹出的事 Posted on 2015年5月19日 by new_notlee in 多彩生活 (1)大哥和二哥,从小很要好。大哥和二哥,先后娶了媳妇成了家。爹说,分家吧,趁着都还没有多大意见。大哥和二哥说,听爹的。爹说,东头那串院子老大现在住着,归老大。西头那串院子老二现在住着,归老二。我和你娘身体还行,现在谁也不跟你们,但要住在老大家。住老腾宅。大哥说,行。二哥说,行。族长说,你们没意见,我就同意,写分单吧。爹又说,老大干活早,对家贡献大。老二上学多,花钱也多。西头家里还有一根木头,改明儿,给你大哥扛去,算作对你大哥的补偿。二哥说,那个木头我打家具了。改明儿,我买一根同样的,给大哥送去。大哥说,用了就用了。还买啥。二嫂说,亲兄弟清算账。俺不拿你们的便宜。大嫂说,你这是啥话?爹不过说说而已。俺又不差然那根木头。二嫂说,你是说俺差然。狗眼看人低。大嫂说,你咋样说话哩。当天,本来要在一起吃最后一顿合饭。结果,几句话不投机,没吃成。老二两口子拿了分单回了家。爹娘住大哥家的上房,没走。族长也没走。就和大哥一家子在一起吃饭。爹娘不高兴,只顾流眼泪,省了一顿饭。第三天早晨,大哥打开大门,一根木头横在眼前。他知道是老二送来的。就到西头找老二。大哥对二哥说,他们妯娌俩磕绊几句,你当真了。二哥说,我拿不了媳妇的事,你和她去说吧。二嫂迎上来说,你们欺负人,还没个完了。今个儿一大早就又上门来欺负了。你想怎么着,你把俺一家子弄死算了。大哥脸气得铁青,扭头回家。又看到那根木头,就使大劲儿移到了墙边。(2)转眼间,大哥家的儿子要结婚。侄儿去请二叔和二婶。二叔说,去不去,问你二婶。二婶说,去也行,先把木头的事说清。族长去请。二叔指一下媳妇说,去问她吧。二婶说,说不清木头的事,没门。大哥亲自去请。二哥说媳妇,去吧,几趟都叫了。再不去,咱没理。二嫂说,要去你去。跟了你就受人欺负,还受到几时。结果,大哥家儿子娶了媳妇。二哥二婶没去。孩子们也没让去。(3)转眼间,二哥家的女儿要出嫁。女儿和母亲商量说,我出嫁,我想请大伯大娘送送我。妈妈说,你是我的女儿,我说了不叫就不叫。女儿说,你不叫,我去叫。母亲说,你叫来了,我也不让他们进门。女儿说,你不让大伯大娘进门,我就不走。母亲说,你叫也行,得先把木头的事说清楚。女儿说,都啥年代的事了,还纠缠,有意思吗?母亲说,笼凭一锅气,人为一句话。你爸爸上学多,为家出力少,那是他们弟儿俩的事呀?倒个个儿,那根木头,你爷爷还得给你爸哩。女儿说,假如真怨,怨着我爷也怨不着我伯。你就省省心吧。女儿出嫁那天,大伯大娘来了,是冒着被赶出门丢人现眼的风险来的。大伯大娘说,侄女儿长这么大,也没吃过俺一口饭,俺心酸。侄女儿出门前,给大伯大娘磕了头。没给爸爸妈妈磕头。(4)爹娘老了。族长把大哥和二哥叫到一起。族长说,你爹和你娘的养老和送终怎么办?大哥说,先听听老二的意见,我怎么都行。二哥说,我得回家和媳妇商量商量。族长说,我打个电话把她们妯娌俩叫来一起说。妯娌俩到了族长家。族长说,听听老二媳妇的意见。二嫂说,非让我挑,我就挑婆婆。尽管是个累赘,我们当小的,也得尽尽义务不是。族长征求大哥意见。大哥说,老二挑了俺娘,我就养活俺爹吧。不过,俩老人一辈子没有分开过,到老了,也不能让他们分开不是。族长说,那你们弟俩就一对一个月的伺候两位老人。老二家的,你也别有啥意见了。行不行?二嫂说,我只负责俺婆婆的送终,别的不管。大嫂说,你啥也不管,也没事。这些年,爹娘的吃喝拉撒,请医看病,你管过啥?二哥二婶无言。后来,爹先娘而去。爹下世时,自不必说。娘去世时,二嫂又提及那根木头,非要用它给婆婆做土板(棺材)不可。族长和族人看不过,叱问二嫂。又要求她买上等的柏木做堵头。二嫂没辙,照办。翌年清明前夕,二哥二嫂以迁坟为由,用砖头引魂,将“爹娘”迁到了他们另选的坟地。(5)大哥病了。是因为老二迁坟气的。无据可查,也无证可考。二哥得知,眼角止不住涌出了泪。二嫂得知,窃喜。侄女儿得知,凄然泪下。几个月,放下一切,没明彻夜地伺候。大哥病重期间,拉住侄女儿和儿子的手说,你们做晚辈的,不要掺和大人的事事非非。你们俩哪怕是断了骨头也连着筋哩,一定要做好兄妹,还要孝敬好活着的长辈。大哥让两个孩子搀扶他来到大门口,来到那根木头前,叮咛说,趁我还没死,你们找人把这根木头劈了,要扔得远远的。不要等我死了,用它烧火。是它害了咱家一辈子。儿子默然点头。侄女问,这根木头早就该扔。为啥等到现在才想起扔它呢?大哥已经没了气力回答侄女的问题。大哥回光返照时,嘴里一直叫着二哥和二嫂的名字。大哥多想在这个时候,能够看到他们守着他,送他最后一程。——————作者简介:张富海笔名:旋哥不触爱好小小说创作。2015年在苍岩文艺发表四篇(春儿、秋儿、选举、我在路口等你)现任中国文学论坛小说版版主——————◎◎(中国文学网推荐) 文章导航Previous Previous post: 张柏芝、谢霆锋和王菲,怎么都能在一起!下一条 Next post: 火箭140-109屠勇士,命中23记三分球平记录! 本站CDN由UPYUN又拍云强力驱动.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2013-2015 爪游控 ZhuaYouKong.com 版权所有. 陕ICP备13007390号-1 Top

塞浦路斯投资移民

加拿大移民费用

澳洲技术移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