硫酸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硫酸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网恋开花结苦果

发布时间:2020-03-04 13:35:53 阅读: 来源:硫酸钡厂家

妈妈弃女不知所踪 爸爸想领养却不够格

九江新闻网讯(记者 刘翰)网络时代,网上结缘,网友成婚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可对于今年30岁的九江小伙阿勇来说,一场网恋给他带来的却是无数的谜团和无穷的烦恼。如今,两人爱的结晶,女儿朵朵已经快3岁了,却是个没有身份的黑户,而妈妈一词对她而言也仅仅是个抽象概念。更加不幸的是,按照相关法律规定,阿勇甚至连抚养朵朵的资格都没有。

A、网上掉下个林妹妹

事情还得从2010年上半年说起。当时26岁的阿勇一直没有固定工作,整日泡在网络上聊天、看电影、玩游戏。突然有一天,QQ上弹出一个验证信息对话框,一个名叫露露的网友申请加好友,阿勇查看了露露的QQ头像,是个模样清秀的女孩。万一是盗用他人图片的丑女呢?不管了,先聊聊看,反正也没啥损失。抱着好奇的心态,阿勇点了确认键。

刚开始,两人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两个月后,两人已经发展成无话不说的密友。露露自称余琳琳,是南京解放军工程学院的在读研究生。看到露露发来的文字,阿勇十分沮丧,但仍然鼓起勇气告诉她自己还是个待业青年。谁知露露非但没有嫌弃,还大赞阿勇是个诚实、靠谱的好男人。阿勇喜出望外,便尝试着提出希望两人能见上一面。

见面?你就不怕见光死吗?露露回得很快。

只要你不怕,我就不怕。阿勇回答得很肯定。

那我考虑考虑。回话信息中,露露附上了一个大大的笑脸表情。

B、同居、生子一气呵成

同年6月的一天,阿勇突然收到露露的信息,称自己想到九江来玩几天,顺便正式见个面,阿勇一阵心喜。

到了约定那天,阿勇早早来到火车站。幸好,第一眼见到露露,与QQ上的照片相差不大,阿勇很满意,竭尽所能陪着她游山玩水。两人关系也正式从网友升级为恋人。临走那天,露露提出想搬到九江住几天,和阿勇增进一些了解,阿勇满口答应。

6月中旬,露露带着几件简单行李,住进了阿勇的家,并与阿勇爸妈正式见了面。7月中下旬,露露突然惊讶地告诉阿勇,自己怀孕了!两人一算日子,正是露露住进阿勇家的数日后。阿勇一家人自然十分高兴,一边无微不至地照顾露露,一边提出两人赶紧领结婚证,办结婚仪式。可露露似乎对此不太上心,只是强调自己需要休养,而且自己有军职在身,结婚的程序十分繁琐,不如等胎象稳定了再慢慢操办。阿勇家人接受了露露的说辞,结婚的事就这样拖了下来。

9个月后,露露在市妇幼保健院顺利产下一名女婴,取名朵朵。家里添了新成员,阿勇也沉浸在当爹的喜悦中,可他始终觉得哪里不大对劲,却又说不出来。忙忙碌碌间,朵朵百日了。

C、妻子突然失踪

按照九江的习俗,孩子百日是要办酒的,可阿勇和露露连结婚证都没办,这让阿勇的爸妈有些着急和不解:露露来自己家已经快一年了,结婚证没办也就算了,可露露的父母连面都没露一次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两位老人旁敲侧击地提示露露,是不是让她的爸妈来趟九江看看外孙女,顺便把婚事定下来。露露满口答应,说是等孩子再大点,学校的事不忙了就把婚结了。但几个月过去了,露露似乎没有一点结婚的意思,期间露露回了几趟学校,也是去个三五天就回来。看到两个人感情不错,孙女又乖巧可爱,阿勇父母的注意力也就慢慢转到第三代身上,不再催婚了。

2012年9月,露露再次表示要回学校办事。因为之前露露已经返校多次,阿勇也就没太在意,谁知露露这一走,竟半个多月没消息,连电话都没打一个。阿勇多次拨打露露电话,却显示对方已关机。阿勇这次想通了自己当初觉得不对劲的地方在哪了:同居两年多,自己竟然没有见过露露的父母、亲戚、同学和朋友!自己的手机里除了露露的一个手机号码,就再没有别的方式可以找到她了。

随后的一段时间里,阿勇数次前往南京,希望通过露露所在的军校找到她,可当地人告诉他,解放军工程学院根本就不存在。折腾了几个月后,阿勇回到九江,打算一边把朵朵养大,一边等露露回来。

D、女儿非亲生领养成难题

2014年3月,眼看朵朵就要上幼儿园了,阿勇突然想起朵朵还没有户口。因为阿勇和露露没有领结婚证,仅凭一张出生证,辖区派出所无法为朵朵上户口,便要求阿勇去做个亲子鉴定。

阿勇随后带着朵朵前往西安陕西北美法医司法鉴定所做了亲子鉴定,而鉴定结果却让他大吃一惊。阿勇与朵朵22个基因分型中,7个基因分型不符合孟德尔遗传规律,因此排除了两人的亲子关系。

拿到鉴定报告,阿勇惊呆了,回想起与露露相识、相恋、怀孕、生子的点点滴滴,越想越害怕。难道自己深深爱着的露露竟从一开始就给自己布下一个局?阿勇不愿相信,可鉴定报告却让他不得不相信。

痛苦了很长一段时间,阿勇鼓起勇气走进民政局,提出希望办理朵朵的领养手续,将朵朵拉扯成人,可工作人员的一席话又将他重新燃起的一丝希望瞬间化成灰烬。工作人员告诉他,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规定,无配偶的男性收养女性的,收养人与被收养人的年龄应当相差四十周岁以上,而阿勇今年才刚刚30出头。

我现在早已断了和露露再续前缘的念头,也不再怪她当初欺骗、利用了我,只希望她能回趟九江,帮朵朵办好户籍,解决孩子今后的读书问题,不然朵朵很可能就要送去福利院了话说了一半,阿勇已是满脸泪水,再也说不出一个字了。

(注: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太原工作服定制

山西劳保工服制作

太原订制劳保工服

太原订做工服